导航菜单

2020年是直播电商“全面上位”之年-世界上最高的建筑

当然,我一直认为,“县长直播”的示范作用,要大于“带货”本身。“县长直播”本身可以常态化、制度化,更有组织性、针对性,以精准的时间节点和活动,来作为引爆点和发力点。与此同时,“县长直播”背后的产业发展的系统工程,才是更多精力需要投入的地方,才是地方乡村产业动能的长久支撑。

答:首先,农村电商、冷链物流等新渠道和新基础设施建设,需要得到进一步强化。

不变的部分:1、对品牌、质量的需求不变。2、电商高质量发展的趋势不变。3、对数字乡村建设的重视不变。

其次,部分地区领导对电商的认识不足需要改变,从理念上要对农村电商发展重视起来。

答:举个县长代言的实事。砀山素来有“世界梨都”的称号,近期,受疫情影响,农产品线下流通渠道仍在恢复中,梨都盛产的砀山酥梨的销售也受到影响。为缓解困境,安徽省宿州市砀山县县长陶广宏,将目光转向了农产品上行的新通道--电商平台,做起主播。

1、问:在这次疫情期间,电商行业的有何变化?这次疫情电商行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?

第四,政府全面入场。疫情以来,为了破解农产品滞销等问题,提振消费信心,释放消费活力,一大批“县长”在各类网络平台开始直播带货,有单打独斗的县域,也有省级大面积统筹、铺开实施的。某种程度上,2020年可以看成是“县长直播”元年。无论是参与直播官员级别、地域,还是聚焦的特色产品种类,以及“带货”的数量等,均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指数级爆发。

疫情下,电商助农的作用和短板

过去一个阶段,不少地方农村电商发展从“消费端”切入,坚持“消费品下行”为主的县域农村电商发展模式,这就容易对当地的商业生态形成冲击,形成“抽水机”效应,抽血当地的经济。下一阶段,农村电子商务的发展应该坚持“产业电商”的发展思路,从产业端切入电子商务,推动电商与特色农业、乡村旅游、民俗文化等地方优势和特色产业的有机融合,夯实电商发展的基础,坚持品牌发展。(杨建国)

说是应急之举,因为疫情之下传统线下销售渠道、方式,受到很大影响和限制,直播电商几乎成为了企业求生的必然选择。

疫情期间,受制于各类管制,非本土的电商企业与本地电商相比,发挥出来的作用相差巨大。一些地方不重视和培育本地电商企业的发展,以为引进电子商务企业就能构建一个生态圈,短期内会给区域经济“输血”和“造血”,这是远远不够的。地方应更多的重视和培育本地电商企业,带动本地区经济、产业发展。

2、问:最近网上有些现象比较火,比如直播电商再一次成为热点,许多企业家都直播带货,名创优品的叶国富提出“新社群电商”这些概念,如何看待这些企业的转型,是被迫还是主动?

疫情影响下,大量成熟农产品滞销,凸显了农业农村在农产品仓储等多个领域基础实施的短板。从今年一号文件可以看出,农村电商、冷链物流等新渠道和新基础设施建设将得到强调。一方面在现有农村电商建设基础进行进一步提质升级;另一方面则重点补齐农业产业链中的更多短板。

答:具体到疫情期间,助农公开课成为了“抗疫助农”重要赋能方式。

疫情影响下,如何在受限的情况下,更好地为抗疫助农赋能,助力乡村振兴呢?助农公开课成为了当下抗疫助农中的重要形式。疫情期间,众多一线行业专家上线分享优质农品电商上行、品牌营销实战技巧,为新农人赋能,助力乡村振兴。 比如疫情期间,金梧桐县域梳理过去一年三农专家观点,以助农公开课的形式,推出了一系列短视频课程,立足乡村振兴,聚焦产业兴旺的关键问题、创新作法,为抗疫助农提供了一系列公益性知识讲座。

第五,私域流量复兴。这次疫情带动了私域流量的再度爆发,社交平台顺势接替线下购物市场,成为人们疫情期间购物可选渠道之一。

答:第一,本地化。疫情之下,本地生活服务行业成为了消费新需求下的基础设施。以本地配送为代表的数字化服务,已经从可选项变成了日常生活的刚需。包括生鲜电商、医药电商等本地生活行业电商、社区电商等,成为疫情影响下的新风口。

活动中,直播间涌入60万名消费者,当天店铺新增5万多粉丝,销量高达27000多单,消费者买走了近14万斤砀山酥梨。拼多多数据显示,95后买家买走了其中的三分之一。这场直播也带动了拼多多全平台的砀山酥梨销售,当日砀山酥梨相关订单量比平时上涨了2倍多。

第四,变消费电商为产业电商。

第三,数据化、科技力、物流供应链成为标配。

第二,直播、短视频化。疫情影响下,各行各业都启动了直播电商、短视频电商等带货模式,2020年,大有成为全民直播元年之势。而且,直播电商和短视频电商均开始呈现出头部化、品牌化的趋势,对直播要求,对直播、短视频背后的产业链、供应链、品牌包装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

县长直播带货的故事,今年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在上演。我把2020年称为县长直播元年。

2、问:电商对于农村地区还有哪些实际的帮助?各地对于电商的政策和态度怎样?各地又是如何来运用电商这个新手段的?

疫情期间,表现好的电商平台,核心竞争力不再是流量战、价格战、促销战,而是基于大数据、科技创新能力以及物流供应链保障等在内的电商硬实力。

特别是对于县域来说,通过电商企业和协会对接本地商超等渠道,连接线上线下,成功打造了县域农产品小循环,而这也将成为后疫情时期,全国县域非常重要的一条电商变化方向。

原标题:2020年是直播电商“全面上位”之年

2020年是直播电商“全面上位”之年

电商助农,从过去“小打小闹”、尝鲜式的,开始成为主流、甚至主导地位。某种程度上,全民直播电商元年,已经不足以形容2020年开年以来直播电商的吸引力和破圈力。直播电商参与的范围、领域、重视程度,都越来越有种“登堂入室”之感,从过去经典商业模式的附属、“陪衬”,开始全面收割媒体背书、认可,开始全面获得政府领域的支持、重视、推广,开始成为消费生活的日常、普通的一环。所以,笔者认为2020年应该被称为:直播电商“全面上位”之年。

问:现在因为疫情,几乎所有交易都在线上进行,在后疫情时代电商会有哪些新的趋势?

1、挤掉泡沫,回归产业本质。2、电商与文旅等多行业的融合将会更多,电商将成为更多产业的基础设施之一。3、两级分化,巨头化,大的电商平台将会占据越来越多市场份额;而中小企业的个性化、定制化、长尾化将成为另一种发展走向。

答:从变与不变两个角度分别谈一下。变化的部分:

说是时代要求,因为直播在2016年开启之后,直播与产业、企业的结合越来越深入、完善,实际上已经具备了大面积推广、使用的基础和条件,而疫情只是催化了企业选择直播电商的进程,此时不选择直播电商,就意味着要被这条主要营销渠道和商业模式所淘汰。

部分地方领导对于电子商务的认识还停留初级阶段,甚至把电子商务等同于“淘宝”和“京东”。实际上,电商已不局限于“基于网络交易”的范畴,而是成为以信息、知识、技术为主导要素,优化重组生产、消费、流通全过程,提升经济运行效率与质量的新型经济活动,俨然成为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新动力。这次疫情期间,表现好的地方都是之前几年在农村电商上发力,做得工作非常扎实的地区。只有这样的日积月累的进步,才能发挥出农村电商的重要作用。

1、问:疫情期间,农产品滞销,电商如何助力农产品销售的讲好故事。

答:既是应急之举,也是时代要求,更是长远之策。

疫情中,包括农村电商在内的数字乡村建设发挥出了重要的作用。而后疫情时期,对乡村振兴的重视和数字乡村的重视仍将会保持不变,并持续推进。随着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的实施,未来可以预见,更多的农产品产销对接将通过数字经济来实现,包括智慧农业、数字技术应用等将从产业端为乡村振兴带来巨大的新动能。

说是长远之策, 因为通过直播电商这种模式,倒逼企业推进数据化重构产业结构的模式和思维,如何与消费者链接的更紧密、更快捷,互动性更强,如何搭建更适合直播模式的产业生态,都将是留给企业的长远考题。

抗击疫情期间,不少农民朋友通过各类电商平台和物流网络开辟无接触的销售渠道,在快手、抖音等热门平台上面变身“带货主播”进行线上销售,对冲疫情的影响。电商进农村在畅通城乡双向流通,助力扶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等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成效。补齐了农村流通短板,推动农村消费升级,激发农村的创新创业,带动了农民收入增长。

除了上周发生的三件大事,笔者梳理了疫情以来电商领域,特别是电商助农领域发生的变化,以及变化背后的不变,以问答的形式总结如下:

第三,应该更多的重视和培育本地电商企业。

第六:电商助农发挥重大作用。

上周,直播电商领域,发生了三件大事:第一,人民日报连续关注干部带货。广州市长温国辉宣布2020广州直播带货年启动,倾全市之力打造全国直播电商之都。这些变化,代表着直播电商领域政府全面“入场”。第二,李佳琦接受央视专访。作为直播电商领域头部,李佳琪接受央媒专访,或标志着直播电商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和高度。第三,“小猪佩奇”组合公益直播推销湖北特产。这场公益直播吸引了1091万人观看,累计观看次数1.22亿,直播间点赞数1.6亿,两个小时的直播累计卖出总价值4014万元的湖北商品。作为央视官宣了“段子手”朱广权和“带货一哥”李佳琦,央媒顶流+直播顶流,央媒+直播+公益开启了一个电商助农全新阶段。

疫情期下,电商产业六大变化

3、问:农村地区用好电商这个新手段,还有哪些短板要补?